<acronym id="aweyq"></acronym>
<acronym id="aweyq"></acronym>
<acronym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acronym>
<rt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rt><rt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rt><acronym id="aweyq"><center id="awey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aweyq"></acronym>
<rt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rt>
<rt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rt><acronym id="aweyq"><optgroup id="aweyq"></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aweyq"></acronym>

游戏人怎么都在看新《著作权法》 它将给产业带来什么?

techweb    2021-06-03 11:24:23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如果说,游戏版号限令,是一场意在孕育产业精品化的寒冬,那么,6月1日起新《著作权法》正式实施,将是游戏产业“正当时”的春风。

2021年6月1日,一个普通的儿童节。游戏人没有像往年一样,因节日敏感而默默关注“未成年人适龄保护”等相关话题,而是将那日起正式实施的新《著作权法》搬上了话案。

新《著作权法》6月1日起 正式实施

可以说,自“版号限令”后,再没有哪个大环境的变化能像新《著作权法》一样,引起热议了。

国内的游戏产业,一方面,是逐年攀升的产业经济繁荣之势,而另一方面,也不乏有盗版、侵权、换皮、伪劣产品在时刻唱衰。版号“冷静期”,让游戏人认识到了“超生劣载”的忧患,我们的游戏市场的确需要产出更优质、更精品的内容,而想要实现这一点,离不开名为“创新”的裂变内核。

新《著作权法》之所以能引起热议,正是基于此。它不光是在司法层面保障了一个产业的创新驱动力,更是在其他方方面面,鼓舞着游戏人对产业发展的信心。

扩大保护范围 解锁多元化救济途径

新《著作权法》中,跟游戏产业关系最密切的条款变更,系第一章第三条第六项,将原“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更改为“视听作品”,这意味着游戏作品,能够以“视听作品”的形式,纳入《著作权法》的保护范畴。

新旧法对比图

这意味着什么呢?

过去,对网络游戏著作权侵权的司法救济途径,主要走“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这条路,实际上存在着很多不便之处。首先,是取证方面对侦查机关的依赖性过重。维权行为人很难凭一己之力,合法合理的保存、储备侵权行为人涉案的后端数据。而且就算是侦查机关自身,也难以完全避免后端数据在取证过程中,所遭受的恶意损坏,格式化等风险。

其次,是证明难题。侵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行为,往往是未经合法授权的使用计算机软件,或源代码的照搬、复制等,而对源代码稍加改动是否能构成此罪,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务中,越来越隐蔽化的侵权手段、越来越多的后端篡改(源代码修改)等问题,让“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维权之路变得捉襟见肘。

侵权游戏与原作的对比

而通过“视听作品”的方式,认定侵犯网络游戏著作权,则明显事半功倍许多。更加方便采集的游戏画面、游戏声效等证据,可以更直观的进行差异化对比,实现高效,快捷的举证,维权。

此外,新《著作权法》第十条对“复制权”进行了修订,增加了数字化方式复制。尽管在司法实践中已经将数字化作为复制行为的一种,但之前一直没有明文规定。

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教授于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此表示:“现在,新《著作权法》明确将数字化列为复制行为后,即便涉嫌侵权的美术素材的格式发生变化,但只要所呈现的内容是基本相同的,就可以直接认定为数字化复制。”

这意味着,如今我们不光可以走“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这条路,还可以从视听作品的表现形式、信息传播行为等途径进行司法救济。所谓,条条大路可维权。

除此之外,新《著作权法》还给权利人维权开辟了另一条道路。根据新《著作权法》第五十三条规定,依照破坏技术措施这一行为,可对行为人作出行政处罚。这是继“诉诸民事赔偿”、“以刑促民”后,可供权利人选择的另一“中间道路”。

三大“全国首例”个案分析:二十载维权难题的新思路

上海公安局早在4月底,便召开了一场旨在展现打击和防范知识产权犯罪方面成效的新闻发布会,其中便以侵犯《热血传奇》著作权案,作为典型样板案加以阐明。

据警方介绍,自2018年1月以来,犯罪嫌疑人谢某为牟取非法利益,在未经权利公司授权许可的情况下,自行编制游戏代码,提取正版游戏图片素材,以2000元的价格对外出售。犯罪嫌疑人刘某从谢某处购得游戏资源后,私自搭建服务器,开发上线侵权盗版游戏,并通过收取玩家充值金额的方式非法牟利。目前,公安机关已对上述犯罪嫌疑人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热血传奇》

盛趣游戏法务副总裁马浩广表示,此次案件的侦破在多个方面开创了全国首例:第一,此案是我国著作权法最新修订后以“视听作品”认定侵权盗版游戏的刑事保护第一案;第二,此案是我国目前直接针对网络游戏开发引擎工具制作者以侵犯著作权罪侦办的刑事保护第一案;第三,此案是我国针对新型“三端互通”网络游戏以侵犯著作权罪侦办的刑事保护第一案。

传奇IP的维权,由来已久。据媒体报道,仅在2017上半年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就有共计893款手游、95款H5游戏、69款页游分别涉嫌侵犯盛趣游戏《热血传奇》、《传奇世界》著作权。其中296款手游、95款H5游戏、60款页游被判定有侵权行为。2017年至2018年间,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的游戏多达3995款,经过维权,933款游戏被下架。

维权历史如此长久、丰富的传奇IP,仍能在新法背景之下,获得“解题”新思路,可见新《著作权法》对其他游戏原创IP的也应具有积极意义。

苦“维权”久已 创新活力终获释放

根据盛趣游戏母公司世纪华通2020年发布的半年报信息,截止目前,围绕《热血传奇》《传奇世界》等游戏而来的诉讼已多达近40件。为制止涉嫌侵犯《热血传奇》知识产权的游戏公司、渠道及投放媒体,盛趣游戏还曾群发200封侵权警告公函,函涉及60余款侵权手游以及多个手游渠道和入口。

《热血传奇》

据不完全统计,盛趣游戏与国内行政机关联合行动,2013年至今发起的游戏维权案例不下百起。

国民级游戏IP的维权之路尚且如此艰巨,更何况那些中小企业旗下的原创IP了。漫长的行权之路,沉重的维权成本,让创新变得难上加难。一个产业的健康发展,除了要拉动经济驱动之外,还需要对其创新驱动力进行全方位的保护。

没有创新,产业的繁荣景象不过是昙花一现的市场资源内耗,随着游戏人口红利的渐进消失,竞争越来越“内卷”。如果低成本的抄袭、盗版,比创新投入更能收获高回报时,那么产业将在畸形的“内卷”中,失去未来。

新《著作权法》不光扩大了著作权的保护范围,解锁了多元化的救济途径,让更多的视听作品,如游戏产品被纳入保护范畴,便捷、高效的维权,将长久解决产业“创新”的后顾之忧。

而新法中,还明确规定了惩罚性赔偿,对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法定赔偿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予赔偿。侵权成本大大提高,严肃回答了“产业侵权行为为何屡禁不止”的实务难题。

在司法层面,充分有效的保障游戏产品的著作权,仅是新法所带来的直接影响。此外,侵权成本的提升、创新驱动的保护,还将给产业带去了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游戏规则”,“苦于维权”将不再是游戏创新所需付出的代价之一。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中国法制网:弘扬法制精神 促进社会和谐

  联系网站:[email protected]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篮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