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aweyq"></acronym>
<acronym id="aweyq"></acronym>
<acronym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acronym>
<rt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rt><rt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rt><acronym id="aweyq"><center id="awey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aweyq"></acronym>
<rt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rt>
<rt id="aweyq"><small id="aweyq"></small></rt><acronym id="aweyq"><optgroup id="aweyq"></optgroup></acronym>
<acronym id="aweyq"></acronym>

父亲教会了我“成长”

财讯界   2022-03-08 17:48:30
更换背景颜色:
 
 
 
 
 
 
 
更改文字大小: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的双手总是包着创口贴,手上大大小小的全是裂口,还不时的往外出血。那时候年龄太小,每次父亲下班后用他的手摸着我的脸蛋,很是不舒服,所以我总是很不喜欢的刻意避开。年龄大了一点才知道,父亲从16岁就辍学外出打工,小小年纪就奔波各地,直到在上海跟了一名泥瓦匠师傅学了手艺,才回到家乡开始泥瓦匠这个行当。每天都是跟水泥、砖头打交道,所以手上总是被那些工具磨得到处都是伤口,但他却从没有怨言,也很少去医院包扎一下,总是用那2角钱一个的创口贴维持着。也许是年龄大缘故,从我上大学那一年,就总是腰疼,有时候甚至疼的彻夜难眠,我和母亲也一直劝他改行,找个轻松的活计,但他老是说换了行,哪里有钱供我上大学,听到这些话我很是羞愧,也没有什么理由和资格让他不干这一门了。现在入伍快一年了,每次跟他打视频时,我都劝他不要干那老行当了,实在不行就歇着,但他用那双贴满创口贴的手挠着头敷衍说道“好、好、好”,还不忘笑呵呵的跟我说家里的情况,说自己现在快乐的很,一点都不累,不苦,而我总是给他抱怨着这里的很多事,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总是担心我在这的一切,甚至会打电话到首长那询问我的情况。

  那天中午休息时间时,他主动给我打了电话,说他现在开始跑滴滴了,又轻松,又赚钱,让我不用担心他的身体,还叮嘱我要好好干工作,听从领导安排。谁都清楚跑滴滴要久坐,更伤腰,但他是为了让我不再操心家里的事,才拿这事来应付我。其实我越是看到他笑着跟我说自己不累不苦的时候,我越是心里很难受,不禁的鼻子就酸的很,泪水在眼框里强憋着不让它流下来。

  从那以后,我反思良多。自己在部队里遇到一点挫折、困难或是不顺心的事,总是想着打退堂鼓,撂挑子不干,跟父亲相比,我作为一名军人,在这个“大家”中,肩上扛得责任是巨大的,但自己的行为确实懦弱的,少了那种男人和军人的担当与气魄;父亲虽然很平凡,但几十年如一日,用自己全部的力量支撑着这个家,让我们这个“小家”坚实而又幸福。

  自此之后,我主动挑起老兵的责任,履行好自己的义务,拿出工作的标准和态度,逐渐地,真正地把部队当作自己的第二个家了。与父亲通话时,也总是跟他们报喜不报忧,我也发现他脸上地笑容更多了,没有对我那么多的担心与焦虑了。

  的确,成长是一个男人或是一名军人必不可少的过程,但在这个过程中,会教会我们很多,那就是让我们逐渐清楚地明白自己身上所肩负的责任,所应有的担当,才会毫不保留的用尽一切力量去建设和守护这个“家”!

  作者:(格茸吹批 王兴伟 查以国)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中国法制网:弘扬法制精神 促进社会和谐

  联系网站:[email protected]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

篮彩